鞍重股份易主背后: 业绩困局待解

8年前,在杨永柱、温萍夫妇二人的带领下,鞍重股份(002667)如愿在A股上市。不过,两年前,杨永柱、温萍就有了“退位”的计划。前次易主未果后,杨永柱、温萍并未就此罢休。最新动态显示,上海翎翌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翎翌”)或其指定第三方拟受让杨永柱、温萍合计持有的鞍重股份23.93%的股份。股份转让完成,黄达成为鞍重股份的新主。于投资者而言,最为关切的莫过于黄达入主后,如何扭转鞍重股份的业绩困局。

鞍重股份易主背后: 业绩困局待解

实控人欲“退位”

前一次易主未果后,杨永柱、温萍夫妇二人再一次筹划“退位”。

鞍重股份的公告显示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杨永柱、温萍于10月10日与上海翎翌签署了一份《股份转让框架协议》。具体内容为,上海翎翌或其指定第三方拟受让杨永柱持有的鞍重股份15.1%的股份(对应上市公司股份3490.0932万股)、温萍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8.83%的股份(对应上市公司股份2040.8956万股)。

目前,杨永柱、温萍合计持有鞍重股份38.69%的股份(8943.7万股),其中杨永柱持有24.86%的股份(5746万股),温萍持有13.83%的股份(3197.7万股)。股份转让完成后,上海翎翌或其指定第三方将持有鞍重股份5530.9888万股股份,对应的持股比例为23.93%。

资料显示,上海翎翌的法定代表人为黄达。交易完成后,黄达取得鞍重股份的实际控制权并成为新实控人。

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,早在2018年9月,鞍重股份控股股东杨永柱、温萍、杨琪拟将所持公司合计3867.925万股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16.7347%)转让给林春光或其控制的关联方。同时,温萍拟将本次转让后剩余所持公司2398.275万股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的10.3762%)对应的全部股东表决权、提名提案权等不可撤销地全权委托给林春光或其控制的关联方。交易完成后,林春光将控制鞍重股份27.1109%股份,彼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林春光。遗憾的是,交易未果。

鞍重股份成立于1994年,在杨永柱、温萍二人带领下,鞍重股份于2012年3月完成上市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杨永柱、温萍所持股份未有质押的情况。为何杨永柱、温萍要出让实控权?鞍重股份仅在公告中透露系杨永柱、温萍个人原因。对于记者追问的具体原因时,鞍重股份证券部相关人员表示“以披露的公告为准”。

从鞍重股份以往的公开信息也能看出,杨永柱、温萍退意明显。2019年12月21日前,杨永柱担任鞍重股份董事长职务,温萍担任鞍重股份总经理职务。2019年12月21日后,杨永柱、温萍夫妇离任董事长、总经理职务。

另外,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,杨永柱、温萍仍持有鞍重股份的部分股份。对于二人后续是否有全面退出的计划?鞍重股份证券部相关人员称“这是两个当事人的事情,具体的不清楚”。

接盘方成立刚满两个月

鞍重股份拟易主的消息发布后,作为接盘方的上海翎翌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。

资料显示,上海翎翌经营范围包括一般项目:技术服务、技术开发、技术咨询、技术交流、技术转让、技术推广;机械设备销售;电气机械设备销售;以下限分支机构经营:通用设备制造(不含特种设备制造),专用设备制造(不含许可类专业设备制造),机械电气设备制造(除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外,凭营业执照依法自主开展经营活动)。

对于接盘的原因,上海翎翌称实现标的公司控制权转移目的。这一点与杨永柱、温萍夫妇二人退位的计划不谋而合。

通过Wind查询,上海翎翌成立于2020年8月12日。也就是说,上海翎翌刚成立两个月,黄达就迫切的要拿下鞍重股份的实控权。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,不排除上海翎翌是为了拿下鞍重股份实控权而专门设立的。不过,由于上海翎翌公开资料太少,北京商报记者未能联系到上海翎翌。

而相比起成立时间的长短,上海翎翌的资金实力如何更为受关注。据鞍重股份的公告,上海翎翌的注册资本有10亿元。

此次股份转让价格约为13.8449元/股。经计算,上海翎翌或其指定第三方受让杨永柱、温萍合计持有的23.93%股份,需要支付约7.66亿元。以鞍重股份10月9日收盘价9.01元/股计算,上海翎翌或其指定第三方拿下鞍重股份23.93%的股份,溢价约34.92%。

不过,对比上一次易主预期的股价走势,此次鞍重股份易主似乎并不被看好。交易行情显示,鞍重股份10月12日早盘高开6.55%。开盘不久后,鞍重股份股价快速翻绿。截至当日收盘,鞍重股份收于8.68元/股,跌幅为3.66%。

业绩颓势待扭转

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,鞍重股份实控人要“退位”的背后,或是经营压力下的无奈之举。

鞍重股份主要从事矿山、建筑及筑路机械设备的研发、制造、销售和服务,公司产品包括各种型号振动筛及大型振动筛、给料机、破碎机、混凝土预制构件自动化成套设备、垃圾分选成套设备、砂石破碎筛分成套设备、沥青混凝土物料破碎筛分成套设备、稳定土拌合站等。自上市之后,鞍重股份的业绩并不出色。

仅在2012年上市首年,鞍重股份交出营收、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的成绩单。不过,2013-2016年各报告期内,鞍重股份的归属净利润接连下滑。2016年鞍重股份归属净利润更是亏损2322万元,交出上市以来最差成绩。

然而,鞍重股份在2017年归属净利润扭亏后,其业绩又进入下滑通道。财报显示,2018年、2019年鞍重股份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1260.11万元、1095.22万元,分别同比下降45.59%、13.09%。

今年上半年,鞍重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约5711.41万元,同比下降51.57%;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838.23万元,同比下降48.44%。今年上半年,鞍重股份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亏损约42.95万元。鞍重股份认为,今年上半年,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及市场需求低迷的影响,公司业绩有所下降。

在许小恒看来,如何扭转鞍重股份业绩颓势是黄达入主后面临的一大考题。

关于接盘方黄达入主后,公司业务是否有调整、有没有一些资本运作的相关计划的问题,鞍重股份证券部相关人员称"不清楚" 。

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

版权声明:HAO183 发表于 2020-10-10 11:32:48。
转载请注明:鞍重股份易主背后: 业绩困局待解 | HAO183网址导航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